【男女性生活】事实与价值,佛学脉络四圣谛

然而这些还不是佛教最重大的意义所在。佛教中有两个东西说得太精彩以至于佛教在哲学中必须占很大的一块。

你可能明天就出车祸死了,你可能明天突然就遇见真爱了,你可能明天就被绑架了等等。

最后,我感叹的是,佛学的确有很先进的辩证体系。释尊在2000年前就通过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创建了一派哲学,仅仅只是思考的结果。经过2000年还有适用性,甚至可以称之为心灵哲学。不过2000年过去了,很多人还固守老的教条,这本身就不符合佛学“诸行无常”的教导啊。

【男女性生活】事实与价值,佛学脉络四圣谛。04 诸法无我——佛陀和科学的共识

这就是三法印。

很多佛教徒对于“因果报应”的理解都是这辈子的“因”会报应到下辈子,成为“果”。逻辑依然不超过“我现在受到的不幸是因为有人做错事”,这种逻辑放在原始社会就是“天不下雨形成干旱是身边有人做错事,所以应该把他烧死”,而放在有些佛教徒身上就成了“我上辈子做错事”。是一种很低级的归因谬误。

诸行无常意思是宇宙里的一切都会变化,在西方的哲学里也是这样的。就是说你通过历史难以推测未来,因为以前的经验不等于以后还会重现,历史并非会一再重现。以哲学来说,人类的古代哲学和近现代哲学差异就非常大。在人类的中古社会,社会的特点是稳定而有意义,这个稳定并不是事实的稳定而是心念中的稳定,因为一切尽在上帝的掌握之中,古代的先贤告诉我们这个宇宙的真谛。在欧洲,人们认为上帝是自然世界的控制者;在中东人们认为阿拉和《古兰经》是宇宙真谛的描述者;在中国,人们认为宇宙的真谛就是三纲五常,就是天地的伦理,是最大的仁义。人们认为古代的圣贤发现了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并不是道德宣教,而是宇宙自然的事实陈述。那些国王皇帝为什么可以当国王皇帝呢,也是因为有君权神授,天命所归。因为神是这个天地的标准,在中国老天爷是天地的标准。天命所归,君权神授,上帝把权力赋予亚当,亚当的子孙自然在这个世界上为王。那个时候的世界在人们的心目中是稳定有意义的。然而问题是时代是诸行无常的,你的经验在未来不一定管用,新时代来临很多东西就被打破了。【男女性生活】事实与价值,佛学脉络四圣谛。好比欧洲发现了新大陆,发现了很多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火药来了,摧毁了城堡。古代先贤说的很多东西未必是对的,很多东西被打破了。

包括如果我脱离了地球没有高科技装备,马上就死亡,人就是非常脆弱的。

        第二个,是“诸漏皆苦”。所有情绪都是痛苦的来源,产生的原因其实就一个,“我不该遭受这种待遇”,源头就是“我是特别的”。一件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没什么,发生在“我”身上,就会觉得“我不该遭受这种待遇”。算是好的情绪,也会成为日后自己痛苦的因,因为好情绪加深了“我是特别的”的心理映像,而欲望是无止境的。

未来有可能是更好的时代也有可能是更糟糕的时代,人类有可能就此灭亡,也有可能在地球上创造一个天堂,但无论如何,这一切的发展都必须基于科技的进步。所以紧盯科技的进步,我们就有可能更前一步看到未来的样貌。总之,未来是什么样子,我们并不可知,从哲学上也推导不出来。但是圣人培根的一句话我们还是应该记住的,那就是知识就是力量。

我们谈恋爱,是为了性欲和情欲,不得不为了欲望。

【男女性生活】事实与价值,佛学脉络四圣谛。理解这种思维方式,我们可以举另外一个例子。比如你看到一颗树,无数意识接受了树的一部分,叶子枝叶树干等等细节。经过心中的组合分析,得出这是一棵树的结论。问题是,这不像蓝色方块一样,世上并没有一颗完全相同的树,你怎么确定这颗和那颗都是树呢?所以,树的概念就是无常的。由此推导出“诸行无常”。可能有些别扭,但是我也就能解释到这个地步了。

我们今天所知道的比较正统的佛经是《阿含经》,可能一般人都没有听说过。我们一般所知道的经文包括《金刚经》、《心经》、《阿弥陀经》,其实都是佛祖去世几百年之后被其他人写出来的。佛祖不知道观音菩萨是谁,大概也不知道阿弥陀佛是谁,那都是后来人说出来的东西。

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首先是“诸行无常”。我之前的理解是时间性和空间性,人总会死,花总会凋谢,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事物永恒存在,就算文化和价值观,也随着时间改变。但是《僧侣与哲学家》里,我又看到了新的解释。

那么我们学习哲学的价值在哪里?学习哲学的价值首先在于了解过去,了解过去并不是让过去重复而是让现在不再拘泥于过去。我们知道过去人的思想,有精华,也有糟粕。那么一切东西都不应该成为我们走向未来的束缚,那么关于未来的可能有多少种呢,答案是无限多种。然而这个无限多种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必须借由科技这个桥梁才能走过去。

首先,我们人体的脑子不断的思想的更新观念的更新,甚至我们的大脑在不断的神经元重新组合。

【男女性生活】事实与价值,佛学脉络四圣谛。这关系到我们的认知模式,比如我们对于一个蓝色方块的认知,自我感觉是看到蓝色方块,心理就知道了这是蓝色方块,似乎是同时产生。但其实这在极小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步骤,一部分的意识接受到了线,一部分的意识接收到了面,一部分的意识接收到了角,一部分的意识接受到了蓝色。于是这些意识在我们的大脑里经过一个极小时间的组合分析,得出了蓝色方块的结论。并不是一看到蓝色方块,就知道蓝色方块。

上帝已死--尼采。

【男女性生活】事实与价值,佛学脉络四圣谛。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是能够主宰这个世界的。

        我把这种源头情绪,归结为贪婪。西方的七宗罪是“暴食、色欲、贪婪、暴怒、怠惰、伤悲、自负或傲慢”,而它们的本质都是贪婪。暴食是对于食物的贪婪,色欲是对于两性的贪婪,暴怒是出于自己不该被这样对待的贪婪,懒惰是对于自己不该劳作的贪婪,悲伤是情绪的贪婪,自负是自我认知的贪婪,傲慢是人际交往关系的贪婪。你的所有痛苦都是一个来源,那就是贪婪。当然这是我自己的理解,不代表正确。

02 诸行无常——不断变化的宇宙

其实佛学是心理学、艺术、哲学的集合体。

第四个,是“涅槃寂静”。藏语中“涅槃”的含义是“超越痛苦”,这就让我更证实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涅槃”不是转世,由于中文中的“涅槃”是“重生”,类似于“凤凰涅槃”。我想很多对于“涅槃”的解释都不对。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也不一定对。

这明显也不是,举个例子吧。好比说,有一个男的,今年48岁,他老婆比他大三岁,51岁。那么这时这位男士已经功成名就,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小姑娘,小姑娘也对他一见倾心,认为他是一个值得托付一生的大叔,双方彼此喜欢,相互倾心。但是他们能不能在一起呢,在一起会伤害他的妻子。我们这个社会有一个道德叫做一夫一妻制,那么你说这个事情究竟是对是错呢?如果这个男的去触碰他的内心,他有可能觉得跟这个小姑娘在一起特别好,然而问题是这个东西会带来一个矛盾,即你的幸福会给别人带来痛苦。在这个情况下,你该作何选择呢?这个问题其实和人生的意义一样,没有一个事实性的解答,不能告诉你事实是怎么样,如何评判也是由你自己选择,不能给你一个明明确确的答案,问题就在于这就是一个道德两难。当我们在不断寻找自我的时候,自然会遇到自心和他心之间的一个矛盾,因为我是我,我不是别人。

我是受世界所驱使的。

第三个,是“诸法无我”。我不得不说,佛学的确是一个很伟大的理论。释尊在2000年前就创建了这个内心修炼方法,到现在仍然适用。佛学的“诸法无我”,主要在于破处“我执”。就和上面说的一样,“我”没啥特别的,“我”的肉体和其他动物没啥分别,所以不杀生。“我”的肉体和植物也没啥区别,都是细胞组成的,所以一花一木皆有佛性。甚至,“我”的肉体和石块都没有区别,都是原子构成的。

佛教里有一个东西叫三法印,也就是说你承认了这三条你就是佛教徒。三法印第三条叫寂静涅槃,我们已经说过,涅槃不可证实不可证伪。但是前面两条说得非常有道理,第一条叫诸行无常,第二条叫诸法无我。当然在这里必须要强调一下,佛教是一个古代宗教,肯定有很多地方说得不对,违背了事实,但问题是我们不用去考虑违背事实的东西,我们要看到佛教的价值所在。哪些违背了事实呢,好比佛教说宇宙里一切事物都是因果,这个和我们的发现相反,因为我们发现宇宙里并非一切事物都是有因果的,而很多事物是概率。就像你买彩票一样,买彩票中了五百万并不是你上辈子积德,而是因为这个概率里就你一个人。言归正传,继续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

并不是“我”这个主体在主宰。

另外用马修(子)的话来说,佛教没有神,一神论本来就是自私的。一神论的逻辑是这是我唯一的神,如果你反对,我就要以神的名义灭了你。而多神论才是有同理心的表现,你拜你的,我拜我的,互相理解。而释迦摩尼只是一个证悟者的化身,并不是神。

所以说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三种基本意识形态的道德模式,一个是神的体系就是中世纪传下来现在中东还在用的这个,还有一个就是个人的自由主义,还有一个就是集体主义。

知行合一,在红尘中修行,才是最佳选择。

最近读的书里面,令我对佛教思维感知最大的,是《正见》这本书。用四句话说明白了佛教的四个主题。“诸行无常,诸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读了《正见》之后,常常在生活中印证,给我很大的启发。《僧侣与哲学家》这本书关于佛教的解释,也是可以套入“四圣谛”的。

神的主义就是一切都是规定好的,你只要按照神的指示,听圣经的,听古兰经的就可以。自由呢说我们可以听从自己的内心,我们要自己去判断,以自己作为价值体系的主人,自己去成长,自己成为超人。而集体主义说的就是大家一起成长,就像马克思说的资本主义社会要进阶到社会主义社会,进阶到共产主义社会,大家一起有福同享。然而这几个意识形态的价值标准都是有问题的,问题最大的是以神为基础的,中东的伊斯兰国家就是典型的代表。但这个东西在未来是没有什么影响力的,因为这一切的根基都在过去,都在一千年、几千年前,对未来将要到来的生物时代、人工智能时代有什么意义体现吗,可以说出什么观点吗,连工业革命可能都接受不了。所以真正可以选择的价值和意义其实就是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各有价值,也各有瑕疵。然而问题在于和神的逻辑推导一样,我们现在科技越发展,我们就越会发现无论是个人主义还是集体主义的根基判断这个人本身都是有问题的。

我们的肉体、皮肤、不断的再发生化合反应,再不断的更新,蜕变。

我认为本质的目的,是与人为善。虽然在2000年前充满杀戮戾气的落后社会的提出,但却把人提升到了2000年后文明世界的高度,甚至我们之后的未来才能实现人人和善,甚至远远超越了现代社会。随着社会的发展把人往文明社会推动,人会越来越少杀戮,越来越尊敬彼此,爱护动物和环境。要教会2000年前的人明白这个,告诉他们“同理心”是很难让当时的人理解了。就算现代人也没啥人明白“同理心”。释迦摩尼的方法是告诉人们,你们没啥牛的,和地上的石头一样,其实没有“我”存在。破除“我执”就是获得“同理心”的开始,虽然有点矫枉过正。

远方

而佛陀主要讲了几个核心内容就是。

我的理解,不妨把七年当成一辈子,你这辈子(这个七年)行善的因,会促使你下辈子(下个七年)更好的果。有时候明白一个道理,前后就换若两人了。或者抛开七年的限制,一旦你明白了更深层的道理,上一个愚昧的你就死了,一个新的睿智的你就新生了。而“涅槃”,就是懂道理前(证悟前)的你“上辈子”十分痛苦,而懂道理后(证悟后)的你“这辈子”“超越痛苦”。

为了解决这样一个矛盾,同时又为了确保人是这个社会终极的价值体现,那么另外一个价值层面的价值观就蹦出来了,这个就以马克思为代表,就是集体主义的价值观。我们都知道人是社会性动物,那么为了社会好的口号就变得特别诱人。然而集体主义的道德有没有问题呢,依然有问题?为了集体牺牲了个人,这个合适吗,这个合理吗,这个应该吗,这个道德吗,这也是一个问题。

这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修心罢了。

今天读完了《僧侣与哲学家》四五章,虽然一直被教导读书要带着线索去读,也就是说每本书想要解决的问题。但是我读书依旧是脚踩西瓜皮,读到哪里想到哪里,容易沉迷于细节。甚至有一点“六经注我”的妄念。

上帝已死归根结底的意义是什么呢?意义来自于上帝并不能再去给你做裁判,无法评判对错好坏美丑,全部变成了人。对错好坏美丑的基础是人的需求,让你也像这个社会一样,可以成长。就像尼采的超人说,杀我不死我必更强大。我们经常会追寻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然而问题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和古代完全不一样了。在古代,意义是写在经文上面的。人生下来就是固定的,意义是自古传下来的神圣意义。但是今天没有了,没有哪些神圣的经文了,所以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意义只能由我们自己去定。在当今世界,我们听到最多的不是上帝如何说,不是佛祖如何如何讲,听到最多的是让我们倾听自己内心的低语,去触摸自己的内心,扪心自问,对自己要负责,对自己要真诚,要真诚地面对自己去寻找出自己真正想要寻找的东西,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告诉我们要这么去寻找价值,这么去寻找意义。所以我们要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我们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得需要我们自己来给出答案,自己来回答。我们自己去触摸自己的内心,自己去寻找自己的灵魂,你自己踏上寻找自己的灵性之旅,自己给自己寻找答案。这是我们今天社会哲学能够给出的最好答案。然而这个答案就是最好的但是一定是没有问题的吗
?

至于艺术和哲学这种终极的东西。

        方斯华(父)得出的结论是,佛学的确是一门哲学。我也认为佛学的确是一门哲学,它和其他宗教做对比,有着十分深厚的理论基础。不过方斯华(父)是法国人,佛教徒见的比较少,而马修(子)是一个比较靠谱的修行者。如果他来到中国看一看,就知道佛教出了拥有哲学,很多时候的确是靠宗教传播。毕竟大多数佛教徒并不懂理论,他们只是想和菩萨做个交易而已。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我们的意志来自大脑,我们的意识来自大脑,但是大脑给我们的东西不是一个。科学家做了很多的实验,比如把癫痫患者的左脑和右脑的脑壳打开,看看左脑和右脑想的东西是否一样,结果发现左脑和右脑需要的东西不一样。一个小孩在做试验的时候做出了真实的回答,他的左脑希望他长大后成为绘图员,右脑希望他长大后成为赛车手,那你说哪个才是真实的自我呢?另外,诺贝尔奖获得者以色列的卡尼曼就发现人的自我不光是左脑和右脑,还有一个对未来判断的一个自我,这个自我也是两个,一个是叙事自我,一个是体验自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好比给你两个旅游选项,一个是去京郊一日游,可以玩得很开心;另外一个是去全世界任何一个你梦想去的地方玩一个月,怎么玩都可以,花多少钱都行,但是问题是你回来之后什么都会不记得,你的经历会忘得一干二净。那你会选择哪一个,第一个你可以记住,第二个你永远记不住。大部分人更多会选择第一个,因为第二个虽然你玩得很开心,体验非常棒,但是你记不住。但是我们人类评判的价值是由那个叙事的自我来评判的,所以你说我们要触及内心,我们要询问自己,我们应该询问哪个自己?人类大脑中只有嘈杂的意识流,没有能够自控的自我,那么聆听内心还有多少意义存在呢?

我们学习是为了生存,不得不为了生存。

 
那么更严重的一个问题是佛祖的另一个观点,诸法无我。诸法无我在佛教历史上引起了很多的争论,很多人都不知道诸法无我是一个什么概念。直到我们现在用分子生物科技和脑科学,我们才开始发现人真的是无我的。进化论告诉我们,我们是没有灵魂的,我们不会从DNA的A
阶段进化到B阶段时不会飞出一个超越生死的灵魂来,DNA里没有这一条。同样,这个自我,我们有自我意识,但是这个自由意志好像是不存在的,我们查遍了大脑都找不到自由意志,因为任何东西都是大脑的决定。所谓的你,或者这个我,就是一个大脑的输出机而已。我们的大脑做了一些化学反应之后,我们的身体做了一些输出。然而,大脑是如何做出化学反应机制的呢,要不然是DNA设定的,要不然是随机,没有一个是我来决定的。换言之你脑子里冒出来的任何意念其实都是在你的意念进入你的意识之前就已经产生了的,而且根本无法控制。就像和你说不要想一头蓝色的大象,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是一头蓝色的大象。

属于出世的学问。

05 ——直面不可知的未来

这也就是现在的南传佛教,而中国这边主要以大乘佛教为主,例如禅宗等。

不过无论这个宗教怎么变,怎么流转,有一些基础的点还是非常有价值的。好比说我们一般认为欲求就应该尽量得到满足,应该努力去追求使欲求得到满足。但是佛祖走的是另外完全不同的一条路。佛祖认为我们去追求欲求的满足本身就是会导致我们不幸福,而且通过大量对西藏和尚和其他和尚的研究,我们会发现经过长时间佛教的修行和入定之后真的会让他们的大脑皮层发生一些改变,并且给他们更快乐的人生和更快乐的态度。这说明佛教的一些修行理念其实是有道理的,无论最后的涅槃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至少可以说在有生之年入定和冥想确实能够让我们的身体感到更多的幸福感。

觉察就是觉察到身受心法等。

事实的陈述被打破,价值的陈述就难以稳固了。而且这个社会的基础也动摇了,资本主义时代来临了。我们知道经济学有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研究的是个体和集体。所以在新的时代里个体和集体都有了价值,国王反而看不到什么价值了。所以当人类进入新的时代之后,进入到近代之后,人类需要寻找的是新的意义和新的价值。

但其实我并没有死,我是不生不灭的。

在古代,一切都是稳定的,自然可以有一个裁判,一个神来确定。但当这个时局一切都在不断变化,一切都在成长的时候,那么一个固定设计好的裁判就不管用了。因为在今天非常好用的手机,在明天也许就会落后了。所以在近代社会,无数的哲学家,无数的文人,无数伟大的思考着,他们认真思考过后发现最好的新价值是文艺复兴的价值。文艺复兴的价值和中世纪的价值最大的不同最核心的一个字就是:人。人的价值,人身体的美,人对于世界的评价,人对于事物的理解,人对于价值的判断。在中世纪的时候,人们还不能太相信自己能够判断事物的善恶,事物的美丑。那么什么具有判断呢,交于神,交于天,交于皇帝去判断。在西方,终审法官就是教皇,因为教皇掌握着天国的钥匙。在中国,终审法官是皇帝陛下,因为奉天承运,权力来自于上天。当时认为这些就是自然的规律,你必须要服从。

戒定慧。

近代社会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寻找人生和社会的价值,然而科技的发展带来我们以前完全不知道的事实,这让人类近代价值意义地寻找显得无足轻重。我们追寻了半天自我其实是诸法无我。所以霍金在他那本伟大的著作《大设计》里开头就这么说:哲学已死,科学家扛起了哲学的大旗。

超越了一切苦难。

中世纪的世界观我们可以从那时候流传下来的游戏看出来,好比说国际象棋。国际象棋棋子上来都是明码实价的,固定的,你有多少个棋子,我有多少棋子。中国象棋也是一样的,你有多少车马炮,我就有多少车马炮。双方对战中,所有的子不会多出来一个,一开始有多少就是固定的,不能增加。但是现代游戏和古代游戏完全不一样,无论是打怪还是统领多少军马攻城掠地都有两个字:升级。你打王者荣耀,你打英雄联盟,你的装备要升级,你自己的等级要升级,一路杀怪兽,一路升级,到最后打BOSS,永远都在升级。古代的英雄传说,一开始就有角色设定,不会说从普通人到英雄有一个心路历程,古人不讲究这个。王子能够打败恶龙,是因为王子一开始就是英勇的王子,而这个东西并没有牵扯到成长。你看三国演义里诸葛亮一开始就是智商满分,吕布一开始就是武力满分,一开始关云长的大刀就非常厉害。不会像现在的网络小说《斗破苍穹》的萧炎,《武动乾坤》的林动一样,不断练功,不断成长,越来越厉害,最后到达人生巅峰,不会这么说,古人其实比较缺乏成长的概念。到了一个新的时代,个人在不断成长,社会在不断成长,那么这个意义谁来设定

所以要结合一些入世的学问一切来修。

佛祖说诸行无常,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宇宙在一百多亿年的变迁里确实是无常的。我们从之前的经验基本无法推断出后来的结果。就像我们人出现之前,我们猜不出来这个世界会出现一个智慧的生物,那么我们现在也无法判断未来这个世界上会不会出现超智能生物,人工智能全面取代人类,我们也无法判断,因为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所以佛祖说诸行无常,我们不能预测未来究竟会怎么样?

快乐就趋势着我们前进。

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讲佛教,那是因为佛教这个古老的宗教在今天依然有非常强的哲学意义。佛教和其他宗教都不一样,佛教从一开始就不是宗教,是一种见地,佛祖也没打算把佛教弄成一个宗教,佛祖自己都不认为自己是僧团的领袖,所以他去世的时候也没有正儿八经的僧团的继位者,也就是第二任佛祖。佛教没有什么教主,佛教的经文也是他的教主根据回忆佛祖的语言重新写下来的,所以佛经前面四个字都是如是我闻,意思就是我听到佛祖这么说的。但是没有一个经文是佛祖写的,或者说是佛祖亲自认定的,都没有。后来都是各个僧团开始编撰经文,没有统一的机构或者组织负责发行统一的经文和戒律。因此,后来历朝的高僧对宗教有不同的见解时,就会撰写新的经文。不同的经文带来不同的佛教派系,也有不同的影响和传承也有不同的起源。

比如我们科技、经济、人文、艺术、自然界、物质、精神任何时刻都在变化。

然而到了现代,哲学的事实体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牛顿、笛卡尔、伽利略、达尔文、爱因斯坦这些璀璨的明星把我们已知世界的事实全部颠覆。世界在飞速地变化,极速地成长。那么在这个体系里面,全新的价值来源,全新的对错判断的标准就变了,不再是神,不再是天,而是人。

我们的存在是依托于外界环境的,是不可能一个人就存在了,除非你是神。

整个人类的近代哲学史其实就是那些大思想家在寻找新的价值和意义。近代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特点就是两个字--成长。实际上哲学寻找的就是你,你怎样成长有什么意义?社会怎样成长,有什么意义
?
所有的哲学家,从尼采到马克思,归根结底在价值层面关注的都是这些东西。这个和中世纪的世界观是完全不一样的。

任何一个神学或者宗教学的最开始都不是宗教。

01 佛教的意义

但这个幸福是和更好的欲望是你自己么,还是说,你自己是为了它而存在。

中国人接受的那一套佛教是从阿富汗传过来的北传宗教,基础语言是梵语。而这个语言是佛祖在世时说过佛经可以用各种语言说,但是不要用梵语说,因为梵语是婆罗门的语言。佛教和婆罗门教是对立的,认为婆罗门教不能带给人们永生,不能带给人们真正的解脱,认为婆罗门教不对。所以我们在庙里看到的菩萨和当年佛祖的思想已经有了很大很大的差距了。很多佛教的基本观念在上千年的不断流转中遭到很大的改变,因为没有统一的教规或者统一的经典,各地方得到的经典也不一样。好比内地和藏地得到的大藏经差别就比较大。藏地吸收了更多印度原始的东西,原始的宗教,所以藏地的大藏经量更大,而且里面有性力派的影响,也就是说他们允许有性生活。但是,在一般的佛教里这是非常不同的。从外在看来,这就是两个教义完全不同的宗教了,但在佛教内部,由于佛祖没有留下清晰的教典,所以每一部教典都可以说这是佛祖说的。

比如老子的道家、孔子的儒家、释迦摩尼的佛学、耶稣的神学等。

03 以人为本——文艺复兴以来的价值观

自律就是早睡早起,跑步等。

如果说。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