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性生活】不存在的,科人哲思录04西方人文主义的三种形式

什么是人文主义?

男女性生活 1

后现代主义是一种非常特殊形式的人文主义。这种人文主义发展的后果是,它似乎违背了西方人文主义传统的初衷,即“集焦点于人,以人的经验作为人对自己,对上帝,对自然了解的出发点。”

【男女性生活】不存在的,科人哲思录04西方人文主义的三种形式。【男女性生活】不存在的,科人哲思录04西方人文主义的三种形式。要对人文主义下一个确切的定义,看来是非常困难的。布洛克说:“能够找到的最贴切的名词是人文主义传统”。

“他们非常不满教会对精神世界的控制,要求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提倡发扬人的个性,追求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幸福。这种叫做人文主义的思潮广为流行。”

因为在后现代主义者那里,“人被消解了”。

其实,在我们看来,主义也相当于是某一种传统(或遗留下来的观念),这样我们就可以更明晰的去辨别,究竟人文主义意味着什么?

“新兴资产阶级通过弘扬古代希腊、罗马文化的方式,反对教会宣扬的陈腐说教,发起了一场崭新的、促进人们思想解放的文化运动。人们把这场运动称为文艺复兴。”

福柯说:“人像是画在沙滩上的肖像,是可以被抹去的”,意思是说“人只是近期的产物,并正在走向消亡。”

【男女性生活】不存在的,科人哲思录04西方人文主义的三种形式。布洛克说,“一般来说,西方思想分三种不同模式看待人和宇宙。

第一种模式是超越自然的,即超越宇宙的模式,集焦点于上帝,把人看成是神的创造的一部分。

第二种模式是自然的,即科学的模式,集焦点于自然,把人看成是自然秩序的一部分,像其它有机体一样。

第三种模式是人文主义的模式,集焦点于人,以人的经验作为人对自己,对上帝,对自然了解的出发点。”

这两段话来自人教版的初中历史课本,其“要求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的描述给我们勾勒出一幅“人神大战”的革命图景。然而,这就是历史真实的面貌吗?接下来,让我们走近文艺复兴,一探究竟。

尽管后现代主义似乎违背了人文主义传统的初衷,但是,它仍然是属于人文主义传统,是人文主义传统中的一种非常特殊的形式,一种走向片面化和极端化的形式。

我们不妨将西方人文主义传统理解为“集焦点于人,以人的经验作为人的对自己,对上帝,对自然了解的出发点”这样一种传统,在这个传统里,对“人”及其“人的经验”的不同理解或理解的侧重点不同,又构成各种不同形式的人文主义思想、观点和倾向。

三百年的“新文化运动”

就文化基础和立足点而言,后现代主义又是一种典型的人文主义,更确切的说,是一种以所谓“后现代”西方人文文化为基础和立足点的、反映所谓“后现代”文化特征的人文主义。

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作为现代形态的人文主义运动的发端,同其它形式的人文主义一样,有其诸多的关于人文主义传统的共性的东西。

文艺复兴(
Renaissance)一词是1550年瓦萨利在《最出色的画家、雕塑家和建筑家生平传记》中使用意大利文
Rinascita一词后,该词逐渐流行起来。 18世纪法国百科全书正式将意大利文
Rinascita转换成法文
Renaissance,并大体上延续了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对复兴的解释。以后法文
Renaissance逐渐变成一个通用的专有名词。到了 19世纪,
Renaissance遂成为表征一个时代的概念。原义“再生”,学术界通常认为该词指称
14至 17世纪上半叶以意大利为中心的人文主义思想文化现象。

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和现代西方人本主义的人文主义相比,后现代主义的人文主义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然而,与现代西方人本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人文主义相比,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又有自身非常独特而鲜明的个性,主要包括:

尽管中学的课本中都将文艺复兴视为欧洲近代史之开端,但实际上文艺复兴这场“新文化运动”自14世纪起一直延续至17世纪,前前后后三百余年之久。但由于课程次序的安排以及对于文艺复兴时间的模糊处理,实际常常让人产生一种自文艺复兴结束后,才有了一系列诸如宗教改革、新航路开辟等历史事件的错觉。准确地来说,在发生这一系列的历史事件时,文艺复兴也正同时进行着。它们并非简单地谁决定了谁的关系,而是相互之间复杂地交织在一起,不断地影响着彼此。现在学术界倾向于认为该时段是一个向近代文明社会迈进的过渡时期,那时的社会结构既是中世纪社会结构的一个延续,同时又是向资本主义文明转型的开始。这种转型到
18世纪大致完成。而年鉴学派也提示人们要从历史的长时段和广阔背景去认识
14—17世纪上半叶的欧洲社会历史变化。所以当我们打破课程过于简化的设计,来整体地把握文艺复兴时,就不可避免地就要将14—17世纪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都考虑在内,而不是仅仅将文艺复兴作为欧洲近代史的历史背景。

第一个是,后现代主义的人文主义,不仅不再关注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意义上的“完整的人”、“完全的人”或“完美的人”,也不再关注现代西方人本主义意义上的“非理性的人”,而是将现代西方人本主义所强调的“非理性”进一步推向极端。

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所强调的“人”是理想化的“完整的人”、“完全的人”或“完美的人”。

而且关于文艺复兴,大多的论述都将其与“黑暗的中世纪”作比,对文艺复兴极尽赞美之辞。以致于我们许多时候对于这一时期容易产生一种刻板的印象,使我们忽略了文艺复兴人文主义在中世纪的萌芽,一刀切地斩断了文艺复兴对于中世纪的延续性。的确,文艺复兴对于欧洲近代史的影响意义深远。其在思想解放上的深刻意义,或如几何函数般成倍似地增长,但我们也不应忽略“函数增长”的延续性。不能因为其高速地发展,而对其“原始积累”视而不见。这就好比,没有日复一日的脱发,哪有一个闪亮的光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滴。又如历史学家哈斯金斯在其代表作中提出并全面论述了12世纪时出现的古典文化复兴现象,而这一学术成果和观点就推动了人们对中世纪和文艺复兴等的深入认识,而不是简单二分。

于是,西方人文主义传统所关注的“人”及其“人性”被消解了,在福柯那里变成了“身体的强力”,在德勒兹那里变成了“欲望——机器”,于是,在他们那里,似乎“疯癫”并不是病症,而是生而自由的人性;“精神分裂者”并不是病人,而是疯狂社会的正常人。

从一些后现代主义者对“疯癫”和“精神分裂者”的关注和理解,可以看出,后现代主义者对“人”及其“人性”做了极为反常和极端的理解。

福柯通过对“理性时代的疯癫史”的“知识考古学”的考察,试图揭示疯癫是怎样历史地成为理性的对立面,作为“非理性的危险”而被禁闭和压制的。

他似乎想要表明,疯癫状态“透露出一种生而自由的、已经获得解放的人性存在。”

造就“完整的人”、“完全的人”或“完美的人”似乎是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主题。

人文主义不是和神打架的主义

他借帕斯卡的话断言:“人类必然会疯癫到这种地步,即不疯癫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癫。”

布鲁尼对人文学的定义是:使人成为一个完整的人的手段。

众所周知,“文艺复兴的核心是人文主义”。那么,人文主义应如何定义?什么又是人文主义的核心内容?可能我们会直观地认为,人文主义就是确立人的中心地位,崇尚人的价值,讲究现实的、世俗的人的需求。这都没有错。但我们通过对不同的人文主义者作品、思想的分析后发现,同样是讲人的问题,费奇诺笔下的人和马基雅维里笔下的人就有很大的不同;莎士比亚笔下的人和塞万提斯笔下的人亦有差异,如此等等,可事实上我们都承认他们在呈现人文主义的思想文化内涵。人们通常对人文主义的理解,其实是对各个人文主义者和各种人文主义的作品进行综合分析后得出的结论。而这种结论与当时具体个别的人和作品中所表现出的倾向是不尽相同的。所以,如果我们真的想要深入了解这段历史,仅仅停留于概括性的表述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不亲自看一看这一时期的作品,我们对这一时期的论断再如何准确,也是空洞的。

通过对“规训与惩罚的历史”的考察,福柯试图揭示权力机制是如何在诸如监狱、军队、医院、学校、工厂等制度中规训和改造个体的。

通过对“性的历史”的考察,福柯试图表明,“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忍受着维多利亚时代的生活规范,至今仍然如此。”,因此,“我们是‘另一类维多利亚时代的人’。”

在福柯那里,“性的历史”就是关于性的“话语实践”、“权力技术”和“认知意愿”的历史,也就是“权力”如何通过“话语”、“知识”等手段,压抑、控制和塑造“身体自身的强力”,从而决定主体命运的历史。

布克哈特说:“十五世纪特别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的世纪”。

所以不了解这其中细节,人们便经常凭着刻板的印象,提出“人文主义者高举人性反对神性的旗帜”之类的说法。其实这是过度“脑补”的偏见,它不仅与文艺复兴时期的思想文化事实不符,也与文艺复兴之后西方思想文化的基本走向不符。所以今天每一位进入文艺复兴史研究领域的学人不仅要注意人文主义思想文化内涵和风格问题,还应当注意文艺复兴时期的许多人文主义者都有强烈的宗教情怀问题。在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思想文化领域里,虽然世俗的人被推到了时代的前沿,但基督教会和神学信仰还在发挥其特有的作用、影响,整个欧洲社会的道德伦理仍以基督教为基本准则。在宣扬神是最高的善的来源方面,文艺复兴时代的人文主义者绝不亚于中世纪的神学家。于是我们会发现,文艺复兴时期的思想文化领域处处都显示着人神对话的模式。

吉尔兹说,福柯是“一个反历史的历史学家,一个反人本主义的人文科学家,一个反结构主义的结构主义者”。我们还可以补充的说,他是一个反人文主义的人文主义者。

在文艺复兴时期之后人才辈出,群星璀灿,在很大程度上应当归功于当时的人文主义所倡导和培育对人的充分培养和教育及其对“完整的人”、“完全的人”或“完美的人”的追求这样一种精神文化氛围。

而这种模式追根溯源,我们会发现奥古斯丁主义(
Augustinianism)在其中的影响。奥古斯丁( Augustinus,
354—430)是罗马帝国著名的教父哲学家,但由于其对中世纪神学思想有着重要影响,常被视为中世纪神学思想的代表人物。一反我们直觉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便十分崇拜奥古斯丁的思想。根据奥古斯丁主义,人应当调动自己所有的感情、智慧因素并通过审美的、身心交融的体验方式,在各种象征中领悟上帝的存在,升华人的存在意义。所以在奥古斯丁主义的影响下,人文主义的文学艺术创作才体现出个体性、神秘性、圆融性等审美境界。进而艺术创作中出现文艺复兴最为典型的和谐风格(
Harmony),其特征便具体体现在构图、色彩运用、内容呈现等方面的协调布局。而在内容上便特别讲究人与自然、人与神的和谐统一。因此可见,人文主义并不是和神打架的主义,它并不等于今天的唯物无神论。

如果说,福柯将人性消解为“身体的强力”,而“身体的强力”这一概念与“疯癫”和“精神分裂症”似乎还有一些距离的话,那么,德勒兹和加达里将人性消解为“欲望机器”,而“欲望机器”这一概念同“疯癫”和“精神分裂症”则已经十分相近了。

只有精神分裂分析,才能真正达到一个人的欲望机器和里比多的社会包围,因为“将流解放出来,在人为措施上勇往直前”的是:“精神分裂者。这是一个破译了的人,一个消除了恐惧的人。”

尽管不是所有的后现代主义都关注“疯癫”和“精神分裂者”,但是,就他们对“人”及其“人性”的消解或“边缘化”而言,其基本立场显然是一致的。

与追求“完整的人”、“完全的人”或“完美的人”这种目标相应,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对“人的经验”的强调,也是“完整的”、“完全的”或“完美的”。

科学家也是上帝的子民

第二个是,与关注“疯癫”与“精神分裂者”等“边缘化”的非理性的人相关,后现代主义的人文主义所关注的“人的经验”,也往往是与“疯癫”或“精神分裂”状态相类似的非理性的经验,尤其是特别关注后现代的文学艺术和人文学科的经验。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