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知识】低俗小说,如何阅读艰深

这种状态一般被称为“年轻”,我们认为,年纪大点就自然而然可以看下书去了,会自主学习了,可以读懂古文,甘之如饴了。

是该多读书啦,虽然比不上一些大神,一年可以读几十甚至上百的书,不过我也以缓慢的每月一本的速度完成了看书的约定。虽然读书的数量的确太少,可是至少相比以前的几年一本进步些啦,至少我去读了。新的一年,我会更努力,多读些书的。

也好,让大刘跟老张走,省得我动用神经元想他该怎么死了。

这不是对已有能力的自信,是相信自己,在成长过程中,一定可以获得它们,相信每个困难都有其对应的解决方法。

时间酿酒

有时,在必须的时候,我们需要“强迫”自己读一些东西。但有时候,我们读不懂,不是因为不够努力,而是时候尚早,这时用蛮力容易消磨自己的信心。

比如,高中时候的我,看不懂李清照,现在再看就很容易被感动。

而那篇哲学文章,现在看来,感觉也不同了。

我知道易经很好,但也很清楚,现在的自己,别说看懂,看下去都成问题,而我有更想看,更需要看的书等着。于是我不去管它们,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潜心阅读。

2015年书单

《贝类少年》李枫

对于李枫,是高中的记忆了。还记得他的《燃烧的男孩》当时如何的畅销的。如今也许是看得书多了,现在看到这本《贝类》感觉糟透了。还是那种纯纯真真的小爱情,反而觉得不真实了。

《贝类少年》

PS:不过《燃烧的男孩》仍值得一看

《嫌疑人X的献身》东野圭吾

最初接触东野并不是他的名作,而是《十一字杀人》,再然后是《分身》,再后来才是《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一直都很喜欢推理文,东野的推理小说总是能给我意外的合情合理,很赞。他不仅欺骗了警察,还能蒙蔽读者。

《嫌疑人X的献身》

《沉寂的,躁动的》玻璃洋葱

玻璃洋葱的文总是给人一种轻松、清新之感。这本书是短篇集,里面有飘来栀子花淡淡的清甜,那是青春的味道。

《沉寂的,躁动的》

《不夏》薛彬

高中看最世出品的小说,喜欢的是陈晨,还有就是他了。还记得我吗最爱他的文章叫做《云鹤》,如今读来,的确自己成熟了,那些青春,友谊,梦想不再如从前那样打动我了。《不夏》是长篇,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更欣赏他的短篇。

《不夏》

《东野圭吾短篇》东野圭吾

同样是东野,就不赘述了。

看的电子书

《百年孤独》加西亚·马尔克斯

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就买了加西亚的好多书,最开始看的又同样不是他的名作,是《枯枝败叶》。后来朋友了他的《恶时辰》,自己买了他的《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书架上整齐地排列着他一系列的书,《百年孤独》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读的。作为魔幻现实主义作家,我尚还没有能力理解他书里的世界,不过也算是我走进外国文学大门的导师之一吧(还有歌德)。

读这本书,最让我头疼的便是人名了,太多相似,人物且众多,关系复杂。读书是还得理个人物关系表,也算是跌跌撞撞读完了。记忆最深的是里面说到的“失眠症”,的确是个可怕的病症,会慢慢遗忘,遗忘对于人来说也许是最痛苦的事。

《百年孤独》

《孤独书》消失宾妮

这本书是高中买的,当时觉得消失宾妮的书难懂一直放着。现在读来还是有很多哲学性的文字在绕脑。大概是因为她是学戏剧的,字里行间都透着戏剧的一些因素,如此她的作品也可以算是艺术。

《孤独书》

《美人何处》安意如

为什么喜欢她,大概是对古典诗词的欣赏吧。虽然自己的古代文学是最差的一门课,但还是不能阻挡我对古风的喜爱。背诵我不在行,但诗词魅力是谁都挡不了的。目前,关于古风的我便热衷于安意如的书。

《美人何处》

【科普知识】低俗小说,如何阅读艰深。《再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寂寥》吴忠全

【科普知识】低俗小说,如何阅读艰深。相比于吴忠全的散文集,我更爱他的小说。《桥声》很吸引我,当初熬夜看完的。

《再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寂寥》

《当你途径我的盛放》扎西拉姆·多多

“见或不见”那首诗大家都不陌生,但很少有人知道它真正的作者是扎西拉姆·多多。对她的了解是从朋友那里得知的,朋友很欢喜地对我说,她的诗你一定会喜欢,便摘抄了部分给我,的确是我爱的风格。可惜当时这本书在书店里怎么也找不到,又不喜欢在网上买书,是个偶然的机会,去昆明游玩的时候在自己最喜欢的那家书店买到的。

【科普知识】低俗小说,如何阅读艰深。《当你途径我的盛放》

《八月未央》安妮宝贝

周围的人老是会问你看过三毛的书吗?看过安妮宝贝的书吗?张爱玲的书吗?没有。说实话,我不喜欢。不过前阵书荒买下了这本。是关于繁华城市边缘的男女,她的描写自成一派。初读时弄不清人物,慢慢地也就能体会了,文如散文,故事脉络随性而展。

【科普知识】低俗小说,如何阅读艰深。《八月未央》

《人间失格》太宰治

为了读他的书在网上搜索了他的生平,却和文中的人物扯不开了,主人公分明是他的写照。多大采取第一人称叙述,看起来时有些枯燥。这本书里不仅有《人间失格》这个故事,还含有《阴火》、《奔跑吧,梅勒斯》、《Goodbye》等。其中喜欢的是《奔跑吧,梅勒斯》,为了信任而奔跑。

【科普知识】低俗小说,如何阅读艰深。《人间失格》

最近在读的是《世界上所有童话都是写给大人看的》——陈谌

2016,加油!读更多的书,看更多的风景,品更多的精彩。

PS:图书图片都是本人所买版本,仅供参考

“你不觉得他说的都很有道理吗?”

因为,当你拼尽全力,越过一道坎时,其他都没关系了,因为你知道自己拼尽全力是什么样子,而其实,连全力都用过,还怕什么?

2015年约定

“就这些了?”

我看书不多,而且只看自己想看的,喜欢看的,从来不“勤奋”,更没什么计划。

这是2015年年初我和自己的约定。

“可是你们没有共同语言吧?”

此处的破大概指的是“超过”的意思,但也可以形象地理解为“纸破方能明了”。

虽然不多,还是整理一下吧!

回顾自己从小到大的阅读经历,大刘也开始疑惑: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引用的?小时候看的故事书探案集历险记肯定不包含在引用的范畴之内,而到了文学哲学类书籍……好像是大家都在看书并引用,还会特意地摘录下来,他自己也就跟风这样做了?

也即是说,有些书难读,想要领会精要,非得一次次翻看,直到纸张变薄破烂,布满批注为止。

“难道你读叔本华就是为了引用吗?”

所有书都想看,所有书都需要看,又是有了“自己的”钱,于是买了一大堆回去。

老张一直有被迫害妄想症,或者是“被手机充电器电”妄想症,或者“被出租汽车暗藏的毒针扎”妄想症等等等等。我其实一直不明他是怎么活得这么坚强的,有这么多妄想。不过老张不想结婚,他说害怕被欺骗,不能把自己托付给一个陌生人。

哇!叔本华!哲学家啊!买!!(是的,说得就是我)

“你为什么要引用叔本华啊?”


老张就是这样好的一个人,不管我说什么“我要老了”还是“我没有未来没有出路”,老张都是这样善意地说“是的”、“可以”、“对”、“好”——他给予我精神上的支持,因为不论怎样衰老迷茫无望,我总能在过量摄入碳水化合物和弄死大刘之间找到绝妙的平衡,以支持我完成今晚要交的作业(然后熬夜写第二天要交的,周而复始)。

下面我将结合自己的经验讲讲怎样提高自己的“艰深耐力”。

老张说他连《变形记》都没读过(我不懂,这不是语文课本选文吗?),而大刘从小学开始痴迷卡夫卡的著作,认为每个现代人都能从K身上获得超凡脱俗的觉悟——一言蔽之,大刘有病。

那些书至今都没看完。

老张问;大刘暗舒一口气,庆幸终于有人转移了话题。

是的,这是一种自然的发展成长,但当今社会,竞争激烈,我们需要不断充实自己。

“啊?”

我整理出疑惑点和自己对文章主旨的印象与猜测,也写了写自己关于这个话题的原有的想法。

最后,我想出了一个终极方法:

老张问大刘,他以前听我提过几次叔本华还知道这个人(卡夫卡则是完全不知道了)。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